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魏寒枫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鏃ф枃锛氳鏍戝唴鎴樻闅捐?呯邯蹇电  

2009-12-11 20:22:00|  分类: 政经思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悲莫悲兮生别离,《潜伏》不是一个喜剧,而是一个悲剧。看着余则成泪别翠萍,我自己也心酸。建国就快六十周年了,庞大的时代像发黄的胶片电影一样在脑海闪过,里面的人们像按了快进键一样急促进幕,急促退场,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方,但分明存在过。那些伟大的人物,经由历史教科书和档案馆,有充足的信息供人瞻仰或批判,而早已隐入时间的大时代的被卷入者,正在历史的深处发出沉重的叹息。无论胜利者,还是失败方。

火烈的硝烟早已散尽,苍凉而沙哑的歌谣正扑上人们的心头。每当听空军政治部歌舞团版的《十送红军》,我脑海里浮现的不是红军挽着臂膀渡河,而是我们家乡一个90年来一直站在门口,等不来他早已死去的红军丈夫的孤苦女子;当沙哑的《谁不说咱家乡好》响起,我想到的是刘伯承江山大定后对战争的叹息;汤唯踩着碎步唱《天涯歌女》,那是那个时代像邓丽君一样的情歌吗?窗外江山正在翻覆,人们醉生梦死,易默成的眼泪,和余则成遥相呼应,都是看不到梦想,看不到爱情,看不到命运,看不到家园。

“葬我于高山之上兮,望我大陆;大陆不能见兮,只有痛苦”。这是失去家园的公民于右任的《流浪歌》。时代真的快要彻底过去了。几十年前,还是 “勿忘在莒”,现在已经转成吴伯雄口里的“同文同种”。“同文同种”?说的是大陆和台湾?时间才过去六十年啊,那里还有那么多老兵和平民,自己就是大陆过去的啊。自从80年代以来,他们陆续归来,可他们灵魂的归宿在何方?还有那无数长眠于大陆地底的失败者,他们的墓葬在何方?他们的灵魂在何方?他们像《魔戒》里的亡灵兵团,需要解除诅咒,回家。

我想起了我的母亲,自从和父亲广州一别,回家再匆匆见上一面,从此天人远隔。作为战败者的子女,从此失去了往日的荣耀和基本的尊严,哪怕是大年三十,都只能孤苦伶仃地长途跋涉,遭人白眼,寻觅一个容身之所。我想起淮海战役窑湾镇被歼灭的国军六十三军的幸存战士,作为抗战过来的广东籍老兵,天遥路远,缺胳膊少腿坐在路边哀号,无法回家。我想起了叼着烟斗一脸匪气的邱清泉,原来他的诗词那么富含古风,鲜明地吸收了曹操苍凉和杜甫家国沉郁之风。我想起他那么爱着自己的母亲。驻军滇南抗战时,母亲过世,不能奉孝,只有托哀词抒怀,写得痛彻骨髓,杜鹃啼血:海天遥望落霞红,机杼声消井臼空。常为远游违左右,徒劳征战转西东。寒霜萧杀悲慈竹,冷雨凄凉泣古桐。纵有俸钱多十万,承欢无路哭秋风。他是电影里那个胸无点墨、目空一切、走投无路、精神分裂被击毙的敌酋吗?他的坟墓在何方?他的家人在何方?他和我军将领一样,生在同样的地方,说同样的话,受同样的教育,他也是中国人啊。我还想起了《潜伏》里永远冷酷,带着伤感的吴敬中,想起好比现在有志青年的李涯,想起《亮剑》里的楚云飞,想起那壮怀激越的歌声和年代。他们是谁?他们是好人?坏人?战友?敌人?他们还是中国人。感谢这些导演,他们智慧地运作,伤感地招魂。

无论从血统,还是从历史,抑或是从政治角度,我们不能让兄弟的影子远去,不能让兄弟的血脉远去,不能让兄弟的灵魂远去。这些远去了,更多的东西更容易失去。我们至少从心灵层面,要呼唤远去的游子,要呼唤远去的灵魂,要给他们安家。

家国命运同样悲凉的西班牙,在经过惨烈的内战后,痛定思痛,建立内战死难者纪念碑,无论战胜方还是战败方,都能列在其中,供真正同文同种尤其是同血脉的后人祭奠,让后人看到一个国家的创伤,一个民族的和解。心在,神就在,苍天保佑中国。我们需要一座内心的纪念碑,纪念一切死难者。他们可能是你的亲人、你的仇人,但归根结底,是这个国家、这个民族的人。

郁郁苍苍的钟山,安放着被我们称之为“伟大”的灵魂孙中山,每年总有海峡两边头面人物冠冕堂皇的祭拜,其实,总理很孤独。如果用功利的眼光看,对中共来说,也不妨是一个笼络海峡两岸人心的绝招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